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四川一男子生育11个孩子后涉命案被捕政府代管这个大家庭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27

  一年前,四川遂宁市蓬溪县蓬南镇三台村村民何洪因与妻子张杏子先后生育了11个儿女,引发媒体关注和广泛争议。生了一群孩子,何的理由是“存钱不如存人”,然而现实是,这个家庭一直在温饱线上挣扎。

  近日,澎湃新闻()获悉,春节期间,男主人何洪与人发生冲突,对方死亡,之后,何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批准逮捕。

  何洪被抓让这个贫困家庭失去了支柱,蓬溪县蓬南镇一位镇干部告诉澎湃新闻,鉴于目前状况,政府已基本代管了这个大家庭。

  见到澎湃新闻记者,何洪的妻子张杏子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吃点小便宜倒了大霉,不划算”。

  吃饭,是这个育有11个娃的家庭最大的问题,而这次何洪与人发生冲突,闹出命案,同样与吃喝有关。

  何洪家的后山上有一座小庙,每月初一、十五和逢庙会时,都为香客供饭,张杏子经常在这些日子到庙里厨房帮着洗菜、洗碗,她的小孩也会跟来吃饭。

  张杏子说,2月16日,又逢庙会,她又去帮忙,两个小女儿也跟着去了,主要是为蹭顿饭。这天,何洪也去了。“他以前很少去的。”张杏子说,当天何洪不但吃了饭,还喝了不少酒。

  在吃喝期间,何洪与守庙人何履海发生口角,继而打斗。张杏子与其二儿子何君徽说,守庙人跑进厨房提了一把菜刀出来砍何洪,两个女儿见状去帮何洪,夺刀不成,一人拿凳,一人拿铁锹与守庙人打斗,致守庙人头部受伤,被送往医院10多个小时后死亡。

  张杏子与其二儿子均否认是何洪伤人致死。虽读书不多,两人显然非常清楚,是孩子还是何洪导致守庙人伤亡,两者间有不一样的法律后果。

  据一位负责此案的民警介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但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是,当天庙会,何洪带着家里的娃去吃饭,之前已经喝了不少酒,之后又去找守庙人何履海要酒喝,遭到拒绝,何将守庙人按在地上打。守庙人被压在下面,顺手抓过旁边的一把刀划在何洪头上,何夺过刀在守庙人头上连砍几刀,守庙人被送往医院抢救时已死亡。

  据介绍,何只是头上受了轻伤,如今已无大碍。事发次日,警方以故意伤害罪对其刑事拘留。目前,何洪已被检察机关正式批捕,当地政府也为他指派了一名法律援助律师。

  四儿子何君龙在学校与同学打架,肚子上被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肠子都出来了”,至今在家休养。

  3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何洪的家,他家新建的房子厨房还没弄好,一家人依旧住在对面杂乱不堪的青砖老屋里。

  这个生育了11个娃的家庭在当地几乎无人不知,但对于何洪家的事,当地人却不愿意多说,均称“没看到,怎么发生的不清楚”。

  1995年,何洪将在上海打工认识的安徽女子张杏子带回老家,没领结婚证、没办婚礼便组建了家庭。何洪一度将改变家庭命运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称“存钱不如存人,只要一个孩子有出息了,再带带兄弟姐妹,一家人的命运也就改变了。”因此,夫妻俩生了7男4女共11个娃。

  然而,何洪夫妇根本无法为子女们提供基本的教育,甚至连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一家人住在杂乱不堪的老屋里,没一件像样的衣服,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吃不饱又缺乏管教的孩子时常偷邻居家东西而遭厌恶和排斥,一家人在熟悉的乡间孤独地生活。

  把生娃当作“存钱”并未能改变这个家庭的命运,反而愈显艰难,二儿子何君徽感慨,家是“黑暗的陷阱”,大姐刚成年就外出打工,至今不与家人联系。何洪在为一口酒闹出人命案之前,已经意识到“存钱不如存人”想法是错的,但已无力改变现实。

  就在几个月前,何洪家的四儿子何君龙被人捅伤,经鉴定构成重伤二级。一年前,在何家生11个娃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一位老师推荐老二何君徽和老四何君龙到遂宁一所技工学校读书。何君龙说,2015年10月14日晚,他们兄弟被同学敲诈勒索2000元,拿不出钱,八度卡盟数字卡营销平台为大家创业做个基础。,就被捅伤了。而学校出具的一份情况介绍,称何君龙是“与本班同学发生纠纷,打架后受伤入院”。后来,学校又以何君徽多次为其弟的事“威胁学校”为由,将其开除。

  18岁的何君徽现在每天为父亲和弟弟的事情奔走、焦虑,但又无从入手,只能到处找“领导”,何君徽想给父亲请一个外地律师,加之弟弟被捅伤一事也需要法律上的帮助,却拿不出请律师的费用。

  父亲何洪被刑事拘留,这个家庭更是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支柱。据澎湃记者了解,鉴于目前状况,当地政府已基本代管了这个家庭。

  3月24日,蓬溪县蓬南镇一位镇干部告诉记者,当初计划生育政策没在这个家庭得到落实,有较多客观原因,当初计生部门做了大量工作,有几次已经拉到医院手术台,何洪夫妻还是挣脱了,“那个女的(张杏子)是外省人,他们之前也没领结婚证,我们下去查他们就躲,监控起来确实麻烦”。

  于是,何家生11个娃成了“历史遗留问题”。这位镇干部说,孩子已经在这里出生了就应该有身份,“我们能装着看不见,当他们不存在吗?”因此,政府也给上了户口。

  如今,这些孩子7个在上学,其中 1个初中住校,6个上小学或幼儿园。他们在学校期间的生活费都是由政府承担,离开学校回家,又由一名村干部负责监护。

  目前,这个大家庭每月总共有低保金880元,政府还在向民政部门申请,提高额度。每个月,当地政府分两次向何家供应米、面、油和肉,保证家庭的基本生活需求。

  就在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当地政府和学校正将这一家人请到一起,跟他们座谈,主要目的是给这些成长期的孩子正确的思想引导。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i-ny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码中特| 天下彩四肖| 刘伯温心水特码| 抓码王| 白小姐藏宝图| 鬼谷诗| 搜码网| 管家婆中特网| 香港辉哥图库| 开奖二四六| 正版挂牌| 王中王一肖一码| 大赢家心水| 曾夫人论坛数理分祈| 香港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