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她看见了一个坟头那是她孩子下车的地方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26

  两周前我们转载了漫画师插座君的作品《不配》。故事里那个因为考98分被妈妈在坟头的男孩,时时刻刻都在经历着来自家庭的语言暴力。更不幸的是,这个故事是真的,改编自作者插座君的童年回忆。

  插座君:“当我跟别人说我有一个苦难的童年,别人总是哈哈哈,他们都以为我在开玩笑。也经常有人跟我说父母不可能对自己的亲生小孩这么坏的,每当我听到这样的话语,我都会很羡慕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的童年比我美好、安全,且充满了阳光。中彩堂十码,”

  当插座君发布出《不配》,当我们转载了这篇文章,收到了无数让人心碎回复。那些感同身受的人,道出了自己难以被治愈的童年。

  我们的世界里,人们想像彼得潘一样永不长大,人人想去梦幻岛“Never Land”浸入永恒的童年。

  孤岛上的世界里,彼得潘被杀死,“Never Land”是充满绝望的永无乡。

  “我曾经想回头和我母亲讨论我童年的心理阴影问题,但是我母亲一句话把我所有交流的可能性堵死了。她很吃惊地反问我:‘我怎么可能打过你?我爱你还来不及。’那些记忆深处的巴掌,拧捏和叱骂就像隐藏在冰层下的尸体。”

  “他们总说‘我就随口骂你的一句话,你要记一辈子吗?你就这么把父母当不共戴天的仇人吗’,我不明白,说要掐死我的是我的父母,我为什么不能记一辈子?”

  “在上大学之前总是挨打,有一次挨打因为我给了别人我的手机号,我爹揍了我一顿说让我去做鸡,用扫帚打我的头说要把我扫地出门,我现在22了,因为一些原因没能独立出去住,在家每天都过得很压抑,白天上班不能说话,晚上回家了也不能说话,如果说话吵到他们了就会被骂。”

  “但是恨又不敢恨,从小起的辱骂是灌输‘你是白眼狼,你存在让我痛苦,不要赖在我家里’,道德捆住我,自责和自卑先一步压倒我。不可能反抗的,沟通也不行,我不懂,我很乖啊。”

  “结尾是以母亲‘失去’了孩子作为惩罚,但是这哪里够呢,毕竟孩子经历的都是咬牙切齿的痛苦。你对我好我才会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就不会对你好,这种事情不是天经地义吗?怎么很多父母都不能接受的样子。最后希望家庭暴力不要再被划分到家务事里了,这不是虐待还有什么是虐待。”

  “小学二年级的蜷缩在角落,面对拳打脚踢哭着说,‘妈妈不要再打了,我错了’。稍大一些时,她笑着把我的狼狈模样跟亲戚分享,好像我只是一个谈资。我永远都记得那个笑容。她从来都不承认,我的童年对我有任何影响,她说我只是把责任推卸,责怪他人。”

  “真的难受,尤其看到竹条那里。小学时我也一直考满分,但是她总是能挑出很多刺,到3年级就打断了两根擀面杖,之后一直用细竹条打我,到现在也忘不了。”

  “我小学三年级因为没有考好没有敢把试卷给家长看,睡着之后我妈帮我收拾书包发现了我的试卷,把我摇醒骑着摩托车把我丢到我们那边十多公里以外的玉米地去了。最后是我爸把我领回来的,我也不记得呆了多久 只记得又困又懵又害怕,也不敢哭怕引来什么奇怪的东西。”

  荧幕里的少年时代是纯白色的,它剔除了有关青春的一切杂质,回忆过往的美好,仿佛我们都从一个完美的蛋中被孕育。

  有关青春的疼痛体验被符号化为堕胎、车祸、家庭变故等外在冲击,却鲜有私人化的、内省性的刻画。

  但很多人真实的青春,是被困在家庭的泥沼无处喘息,他们的亲情常常都被语言暴力裹挟着。

  “没有人知道我经历过什么,那些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的神话传说仿佛压死我淹死我,周遭的冷暴力输出仿佛游戏里开了挂的反派。他们说不可能,一定是你的问题。凭什么。我不能无辜。”

  “我出生在一个带有家暴的家庭,我的父母好像不会用话语交流,唯一的交流就是吼和对打,我很确定我的性格里带有暴虐因子,并且很确定它们来自于我父母对我的耳濡目染,但他们又不约而同坚持一件事,不会打孩子,他们气急了会摔,会骂,但是到我们身上的少之又少,他们给了我个充满暴力却没有疼痛的童年。”

  与家庭暴力相比较,家庭语言暴力有着更为隐形的表现形式。它或许不同程度地发生在每个家庭里。

  很多时候,父母自以为无心的一句“狠话”,已经严重地伤害到了孩子的情感和心理健康。

  也许,在很多父母眼里,孩子难免犯错需要家长的纠正,何必那么矫情。但语言暴力这种偏颇的纠正,甚至不如让孩子独自求证。

  在这一过程中,作为孩子成长主要参与者的父母,若经常使用暴力性语言,必然对孩子造成各种消极负面影响。

  孩子在小的时候,他对事情的基本认知基本都来源于父母的言行举动,所以家庭语言暴力就是孩子最早能接触到的语言暴力,也是对孩子影响最深刻的。

  一些父母眼里,他们是长辈高孩子一等的想法根深蒂固,所以他们的言行潜移默化的给孩子形成了这种刻板思维。爹妈骂孩子,孩子再去骂下一代,这自然就使语言暴力在一些家庭代代相传,一直延续了。

  早在2000年,美国波士顿的麦克莱恩医院就曾做过一项研究,研究者发现15名童年受到过语言暴力的成人中,基本都存在左脑发育不良甚至停滞,小脑蚓部血流增加的现象。

  脑神经科学研究证明:左脑发育与人的记忆力密切相关,而小脑蚓部跟情绪、注意力和边缘系统的调节有关。

  如果父母经常对年幼的孩子恶语相向,措辞不当,就会给孩子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从而造成脑部发育受阻,并不同程度地存在焦虑、记忆力障碍、注意力缺失的症状。

  孩子在成长期,需要的是爱与关怀,是一种温和而带有引导性的教育。但一些父母专注于语言暴力式教育,忽略对孩子自尊心、羞耻心以及同情心的呵护,长此以往,不仅影响亲子关系,更会造成孩子偏激的性格。

  这里所说的偏激,主要是说那些从小在语言暴力里成长的孩子,他们会逐渐丧失感受别人细微情感的能力,丧失对真理和正义的敏感性,良知也会变得迟钝麻木。

  当他们长大了,可能会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也可能无奈地用一生去治愈自己的童年。

  “每当有人说我爸妈从来没打过我,我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嫉妒。嫉妒他们的童年,有阳光,有爱。而我没有,我也不想结婚生子,我怕我会变成他们那样的人,我怕我的痛苦延续在我的孩子身上。”

  “不会道歉那里,太有体会了。幼时的我会很计较很纠结于这个,为什么父母教育自己说做错了事要到道歉为什么连我不小心做错事父母都会反复问我错了没以后还这样不,到他们自己就能绝口不提避而不谈,他们真的没做错吗没意识到做过了吗。太想不通了。后来,慢慢学会了不去想,很多事想不通的,仿佛生来如此。”

  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有时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至亲之间也会互相伤害。而这种隔阂,现在的我们开始在电视剧里看见了。

  从前,60、70后眼中的爹妈都是英雄,比如1990年的电视剧《渴望》里,“慈母”刘慧芳无私、善良、隐忍,。现在,80、90后眼中的爹妈可能为祸,比如《都挺好》中的苏大强,他是国产剧反面父亲形象里程碑式的角色。

  国产剧的“父母形象”仿佛一夜骤变,让人猝不及防。像《都挺好》这样,聚焦于“作精”老爹和“偏心”老妈、聚焦于“父母为祸”的原生家庭的电视剧之火热,似乎可以窥见父权的瓦解与母亲偶像符号的坍塌。

  虽然电视剧依然总是在残酷现实和尚存希望中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点,那些硬被写圆的结局试图把现实中血淋淋的伤口覆盖。

  但我们寄希望于被扯开的陈年伤口有强烈的痛感,痛到这场讨论必须被无休止地提起。因为只有这样,那些处在孤岛中的人们才能等来父母小小的一句“对不起”。

  以后,00后眼中的父母到底如何呢?表面上是需要看20年后的国产剧,其实我们只需要看看自己。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i-ny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一码中特| 天下彩四肖| 刘伯温心水特码| 抓码王| 白小姐藏宝图| 鬼谷诗| 搜码网| 管家婆中特网| 香港辉哥图库| 开奖二四六| 正版挂牌| 王中王一肖一码| 大赢家心水| 曾夫人论坛数理分祈| 香港开奖结果|